当前位置 :主页 > 公司简介 >

而根据级别管辖的相关规定

* 来源 :http://www.zjhuayi.com.cn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8-06-04 18:28 * 浏览 :

正因为基层法院承载着绝大多数的案件裁判工作,民众对司法公正的关切、对公平正义的期待,主要也落在基层法院。近年来引发众声喧哗的司法舆论危机事件,基本都发生在基层法院。而基层法院的司法公开状况,在很大程度上仍与该院一把手的重视程度最相关。这样的佐证俯手可拾。如果司法公开不能覆盖到全部基层法院,以公开促公正的制度价值就会大打折扣。

12日上午,最高人民法院院长、中国首席大法官周强,向2000多名全国人大代表报告工作。近万字的报告在18页正文之外,还有32页的附件,图表、曲线、二维码图文并茂。据称这份报告历经28次修改,媒体直呼:最高法院也蛮拼的。

全国法院系统在司法公开上虽然蛮拼的,但这并不表示司法公开就已大功告成。公开的目的,是要倒逼司法公正。最高法院在司法公开上的积极推进和率先垂范,为各级法院提供了可参照的样本,但各级法院,尤其是各基层法院在响应司法公开上仍然参差有别。而根据级别管辖的相关规定,最高法院受理并直接审理的个案,并不多。最高法院周强院长在报告中所列举的十余宗个案,大多来自高级法院及以下各级法院。

尤其是,中国的法院系统还屡受地方保护和部门保护的不当干扰。及时、充分的信息公开其实也是抵抗外来干扰的不二法器。换言之,司法公开并不是基于主动占领舆论场或应对法院舆情危机的需要,而是促进司法公正与树立司法公信的需要。

在新一轮的司法改革中,用抢眼来形容法院的司法公开一点也不为过。司法公开被寄望于通过引入阳光来倒逼司法公正。有了如此之多实实在在的变化,认同是第一位的。

从过去一年最高法院的工作来看,推动平冤纠错、推进司法公开堪称重点。平冤纠错的背后是血泪的教训,称之政绩不合逻辑,首席大法官也在报告中反思对呼格等错案十分痛心。而司法公开确让不少关心中国司法进程的民众眼前一亮。

我曾在《当司法公开遭遇自媒体时代》一文中指出:转型中国较之西方更大的问题在于,我们的法院是在司法权威还未树立的情况下,就一头撞上了众声喧哗的信息时代。中国的各级法院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将不得不坚持两手抓:一手以个案公正来加快提升司法公信,一手以信息公开来满足民众在知情权上的需求。

去年,中国审判流程信息公开网、世界最大的裁判文书网、执行信息公开网三大公开平台先后建成并启用。中国法院在去年一年进行视频直播的庭审已达8万次。此外,有629.4万份裁判文书上网公布,110万例老赖信息被发布。

最高法院司改办主任贺小荣两会期间透露,最高法接下来将重点推进中西部地区司法公开的力度和广度,拓展中西部法院的司法公开的范围。应当说,这一决策坚持了问题导向,很有必要。中国是个法制统一的国家,最高法院为司法公开搭建了诸多平台,但如果缺了中西部法院的积极参与,冠以全国之名的公开平台恐将徒有其名。落后和贫困不应成为司法公开的障碍,决心是否坚定才是司法公开全覆盖的最大障碍。

司法信息为什么要公开,而且要全面、及时、有效公开?在法制恢复重建之初,司法神秘主义曾在中国法律界占了主流。支持这一论调者,除了有现实层面的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的把控说之外,他们也常常借助西方几十年前甚至一百多年前的材料来证明法官应离群索居、远离舆论。殊不知,在当下这个自媒体时代,源于西方的司法神秘主义也在加速消退。法官的权力垄断、知识垄断、信息垄断都被打开了缺口,以神秘来强化司法权威的传统路径已然坍塌。

上一篇:检查饲料经营企业数8个次 下一篇:没有了